围绕其生平、著作、思想的研究层出不穷

原题:根敦群培:“西藏人文主义的先驱” ——访藏大文学院党委书记达瓦

达瓦:根敦群培曾指出,必须改革旧西藏政府,削弱僧人的权力和影响,使人民接受教育……在可能的范围内,应当作出一种选择,抛弃旧社会中的消极面,保留对重建一个新西藏有用的风俗习惯和精神价值。我认为,根敦群培在这一时期的社会活动,充分体现了他崇尚民主、反对专制,热爱祖国、反对分裂,反对宗教干涉政治事务等诸多思想,他无疑是那个时代的觉醒者,有着强烈的革命欲望。

记者:根敦群培的著作给您留下了什么印象?

达瓦:我对根敦群培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他与“西藏革命党”的关系上。在印度噶伦堡期间,根敦群培深受“三民主义”思想及世界各国民主思潮的影响,逐渐与当时的“西藏革命党”产生了共同的奋斗目标和思想基础。根敦群培虽然不是正式的“西藏革命党”,但为“西藏革命党”的事业做过大量工作,例如为“西藏革命党”设计党徽、制定规章等。在1945年离开印度时,他还受革命党人所托,化装成乞丐,以朝佛为名,来到已被英国人侵占了的门达旺地区侦察敌情,绘制了非法的“麦克马洪线”一带的地图。

作为20世纪藏族史上最为知名的学术大师、启蒙思想家、爱国主义者,根敦群培备受学界关注,围绕其生平、著作、思想的研究层出不穷。仅2010年以来,中国知网(cnki)收录的关于根敦群培的相关论文就达到60余篇。为展现一个学者眼中的根敦群培,记者专访了根敦群培的研究者之一——西藏大学文学院党委书记达瓦。

记者:您是怎么看待根敦群培的破旧立新思想的?

达瓦:根敦群培被誉为西藏人文主义先驱、藏族的启蒙思想家,他在其论著中运用到的实证、语言学和田野等现代科学方法,对藏学研究产生了划时代的影响;同时,他的人文主义启蒙思想犹如旧西藏社会里的一盏明灯,为西藏的发展指明了方向,也为后人正确的进行新旧西藏对比,倍加珍惜民族团结、国家统一的局面提供了丰富的史料支持。(见习记者 廖云路)

记者:您认为根敦群培为后人留下了哪些精神财富?

记者:根敦群培学术造诣涉及历史、语言、宗教、考古、地理、医学等领域,谈谈您个人对根敦群培的研究吧。

达瓦:与传统的史书相比,根敦群培的著作有许多创新之处:一是视野开阔,他把西藏放在整个中国乃至世界的背景下研究,对当时西藏与国民政府、英帝国主义的复杂关系,封建专制制度与世界历史发展的潮流等问题都有过深刻的见解;二是史料特别详实,尤其是对古代碑文、历史文献的运用,其著作中引用了多处吐蕃古藏文碑刻,以及我国敦煌、新疆出土的吐蕃古藏文、吐蕃历史文献资料等。他所确立的人文史观、科学研究方法和通俗化的文风与学风,为后世藏学研究者开辟了新的道路。